两家公司员工策划内幕交易获刑:贱卖新品,截留货款赚差价

来源:www.wizzoshare.com 发布时间:2019-09-10

一旦出售家用电器和汽车等大宗商品,即使只使用一天,它们也会急剧贬值,成为名副其实的二手商品。这是常识。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制造商生产的通讯材料尚未使用,但在二手商品交易中也被视为“新事物”。新产品如何成为二手商品?谁是新产品销售的幕后人士?最近,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法院对“幽灵”公司共同策划的“内幕交易”案作出一审判决。三名被告被判处有期徒刑14至4年不等。

两家公司的好处勾结

一个是负责设备供应商交付的员工,另一个是负责通信公司接收货物的仓库经理。在两个单位在自己的单位之间进行长期合作的过程中,他们都必须哀悼并使用自己的单位私下交换通讯材料。最初的原装进料器作为二手货出售,交易价格几乎是原价的一半。

这项“地下”交易历时两年多,发生在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一家有线电视公司(以下简称“电缆公司”)和云南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称为“云南公司”)。员工之间。案件涉及的另一人是私营企业主,他以近一半的价格购买了涉案案件的通讯材料。

云南公司是有线电视公司的长期合作客户。 2017年8月底,有线电视公司员工赵元斌意外发现,当公司与云南公司和解时,公司向云南公司发行的货物价值超过5900万元。经过调查,问题出在该公司云南销售员刘泉华身上。赵元斌立即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随着公安机关调查活动的深入,涉及大量低成本转售公司大型通讯材料的刑事案件浮出水面。

有线电视公司与云南公司建立了长期合作业务,并在云南设立办事处。营销部员工刘全华一年四季都在云南办事处工作。他主要负责与云南公司对接。他的职责是在收到云南公司的订单后通知公司。它还负责通讯材料的接收和支付以及通讯材料的售后服务。

根据正常的工作流程,刘泉华收到云南公司的订单后,给了有线电视公司反馈。收到订单后,有线电视公司组织了制作。交付后,经理通过电子邮件通知刘泉华通讯材料的数量和规格。然后,刘泉华将把信息传达给云南公司。通讯材料到达后,刘泉华负责与对方解决付款问题。

周思是云南公司仓储物流室的物理经理。 2014年,周S被云南公司派往昆明仓库经理担任仓库经理,负责收发器和电缆的发送和接收。一份发货,一张收据,一到两张,刘泉华和周四是混合的。

杨旭是云南某科技公司的实际投资者和经营者。公司主要从事通信工程建设和通信材料贸易。 2014年底,周S开始向杨旭交出一些非标准的线路通信产品,慢慢地他们熟悉了。 2015年上半年的一天,杨旭问周思:“你没有很多非标准的通讯材料。你能廉价地把它卖给我吗?”杨旭说,他的出价低于市场价。周思答应帮助他。问。后来,周S问了很多厂家,对方因为是合格产品而回应,价格是根据云南公司的收购价格给出的,不能让步。

这时,周思想到了刘泉华。 2015年上半年的两天,当两人一起吃饭时,周思建议以自己的名义购买有线电视公司的馈线,这样刘泉华的价格便宜了。刘泉华说他可以卖给他,但价格不能打折。在周思几次之后,刘泉华吃过饭,表示现金可以兑现,而这笔款项直接发给了刘泉华的个人银行卡。

面对周S的多次游说,刘泉华终于感动了。为了掩盖他对周某的真实意图,刘泉华也以一种令人困惑的方式撒谎,声称公司领导给了他一个特价,这个价格分别适用于周S,一个500米的馈线只有2,900元。盘子。周S听说,这个价格太便宜,不到市场价格的一半,感觉有点异常。

“刘泉华卖给我太多的价格和市场价格差异。我怀疑这个喂食器从一开始就被盗了。即使不是最小的,也不是可行的方式。我请刘泉华写证书给证明了这一点。货物没有被盗,他还没写过。“周S后来说。

刘泉华还关注周思对他提供的个人账户的付款。周思问:“为什么不汇款到公司账户?” “如果公司想发票,价格就不会那么便宜。”刘全华回答说。

事实上,刘全华突然改变了主意,并提出了这个有吸引力的价格,而这个价格并没有得到公司领导的真正授权。但由于他发现有线电视公司没有关注云南供应链系统,他可以借此机会通过编制假订单拦截公司的通讯材料,然后私下转售截获的付款。

新产品二手二手货

供应完成后,周思找到了杨旭。杨旭知道馈线等通讯材料的质量和市场价格。当我看到周思采取的馈线和电缆样品时,我知道货物的来源是真实的。 “这些货物有电缆公司的原始包装,合格证和工厂标记完整,以及有线公司发运的物流清单。”事件发生后,杨旭承认他已经看到涉案货物是正规厂家。

看到货后,杨旭表示愿意以每板约3500元的价格购买500米一条支线。现金交易,货到付款,不开发票。周思觉得他可以从中间做出改变,并希望直接做这项业务。在讨论了两个之后,决定杨旭将以刘泉华的价格直接购买货物,同时,差价将支付给周。“每次我买一个馈线和一根电缆。周,电缆的价格在市场上。我所说的市场是指二手通讯材料的市场。“据杨旭介绍,他和周思实际上正在为新的沟通做准备。该材料作为二手货出售。

事实上,周扬和两人实际上是以二手货的价格交易。杨旭案发出后,他说:“一台超软送料机从周S购买的单台电表价格为3至3.2元,新市场价格为6元。另一台接线机的价格由每周S是一米的价格.6到7元,市场价格是10到12元;五类网线的价格从每周S是0.55元,而市场价格是0.8元左右。 “

为了隐藏人们的眼睛和耳朵,刘泉华提前向有线电视公司订了假云南公司订单,对收货人的假订单写了周S(系统中的原始接收人应该是公司的昆明仓库负责人李震) ,收货货物地址为昆明市小石坝工家村云南公司仓库。

在云南公司供应链系统中,真实订单有相应的发货通知,而假订单则没有。因此,周思可以查询云南公司的供应链系统,看是否有相应的交货通知,以确定货物是由云南公司订购的,还是刘泉华向他出售的“私人物品”。

这样,在2015年初至2017年8月的两年内,以云南公司名义的刘泉华,以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多次将有线电视公司的价值2675万元卖给每周市场。 S,周S以远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向杨旭转售超过18.49亿元的支线。因此,刘泉华私下截获了公司支付的1700多万元人民币,周四从这笔差额中赚取了超过180万元人民币。

商品的正价非常低,这当然逃不过老杨旭的眼睛。他后来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些材料有问题。收到货物后,他直接把价格卖给河北保定,还赚了130多万元的差价。

落法网仨The dumit was判刑in the first instance

事发后,刘全华、周世生、杨旭三人自动立案。三人因涉嫌贪污、隐匿、隐瞒犯罪所得被检察院指控逮捕。

2018年5月31日,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全华涉嫌贪污。被告周氏、杨旭涉嫌隐瞒犯罪所得,向苏州吴江区法院提起公诉。吴江区法院于同年6月6日受理案件后,开庭审理。

审判过程中,检察官王伟伟对案件进行了详细描述,指控刘全华利用职务,利用虚假的采购订单,非法接管电缆公司的电缆、电缆和光缆,总价值4583万元。杨旭虽然知道刘全华非法获取的货物,但仍然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购买了价值2675万元和1849万元的货物。

周氏与杨旭的低价收购是否构成隐瞒犯罪所得罪,是双方争论的焦点。在审判过程中,控方和被告方围绕这一焦点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周先生、杨旭和他的辩护人都认为,本案中的所有货物都是通过电缆公司的正常路线运输的。双方就所涉货物进行的交易是正常的市场交易。周洋和两人按当时二手市场的价格买入。其中一些货物是因为他们有合理的理由相信所涉货物是特殊货物,而刘全华出售给他们的货物却不为人所知。

两名被告试图逃避犯罪,理由是他们主观上对所涉及的货物一无所知,检察官王伟伟强烈反驳。王伟伟说:“从涉及货物的特性来看,有线电视公司用原包装发送的馈线和电缆与实际使用的电缆和有缺陷的产品不同。很明显,所涉及的电缆数量很多。这种情况很大。销售价格明显低于新产品。“

然后,王伟伟从货物运送和付款的角度指出,有很多可惜:“交货单位说明了收货单位和收货地址,但两人是私下在收货地址之外。签字和转售,未经任何授权,这种行为不符合正常的商业交易习惯。从付款的角度来看,周思和杨旭没有汇款到有线公司,而是进入了个人账户,这也是不一致的另外,与周四和杨旭的供述相结合,两名被告都怀疑货物的合法性,但没有为了利润而进一步确定其来源,并且主观上故意进行商议。“/p>

庭审后,法院采纳了检察官的意见,认定周某和杨旭的行为构成隐瞒和隐瞒犯罪所得的罪行。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周某在回复案件后自动投案并供认不讳,但在审判期间,他被剥夺了隐瞒和隐瞒犯罪所得的主观意图,并未真实地承认主要罪行。如果有机会被移交,法院并不认为它构成投降。

2019年4月29日,吴江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刘泉华因职业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没收了40万元财产;因隐瞒和隐瞒罪行而被判入狱六年。罚款10万元人民币;因隐瞒和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处杨旭四年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在一审判决宣告后,三名被告提起上诉,案件现已进入第二审。 (涉及的人和公司是假名)

案例后陈述

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刘泉华,作为负责有线电视公司交付的员工,无法承受被告周S的反复游说。以假冒云南移动的名义,有线电视公司的价值超过2600万人民币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馈线是私下出售的,公司的付款超过1700万元。刘泉华的行为构成了职业贪污罪。事件发生后,周思和杨旭从主观和审慎的角度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这是我们所期待的。在处理案件的过程中,我们仔细研究了案件,特别是周扬的主观意图细节,并发现了一些常识,并在审判辩论中暴露出来。

周扬和两名被告是从事饲养者交易的专业人士。他们应该清楚地了解新馈线的市场价格。他们应对受害公司新生产的供料器和刘泉华提供的货物作出基本判断。但最终,两者以新产品的60%甚至一半的价格购买,并以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转售,以赚取差价。可以说,两被告以二手价购买和转售新产品的行为反映了不良动机,具有隐瞒和隐瞒犯罪所得的主观意图。结合在约定地址未收到货物并在特定交易过程中进入个人账户的非常规行为,可以清楚地揭示两名被告的主观心态。

这种情况再一次提醒人们,在二手商品交易中,一定要找出方法,对于急于拍的对方,而且价格明显偏低,商品质量和价格下降都是明显的交易应谨慎拍摄但目前尚不清楚货物是否正确,但利润微薄否则,本周就会像S,杨旭,因为贪婪的结束,损失惨重。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王维伟)

(原标题《新品秒变二手货谁是幕后推手 一桩长达两年多的“地下”交易,发生在两家公司的两名员工之间 一私企老板亦从中获利》)

http://ios.wlmytf.com.cn

友情链接: